ReN,w/ Guitar & Loop Station

otohibi-ren-bing

Spotify 的 Tokyo Super Hits! 眠れぬ夜の音楽(不眠之夜的音乐)和我的音乐雷达里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 ReN 这样一个年轻的男歌手,听到他声音的第一瞬间,就觉得很亲切。对,《Tell Me Why》给我的感觉很像 Taka(ONE OK ROCK)表达的《Where you are》,然而更加圆润和连贯,流露得非常自然;Taka 些许沙哑和轻颤的声音太能让人感受到 ROCK 的野性,所以《Where you are》有着与生俱来的对比感——由血热包裹的细腻。而灵活操作着 Loop Station 和 Acoustic Guitar,ReN 的音乐听上去就十分清脆单纯。惊喜的是,2017 年 ONE OK ROCK 的「Ambitions Japan Tour」福冈的公演恰巧请到了 ReN,他的表演一度引起话题。

阅读全文 “ReN,w/ Guitar & Loop Station”

ReN,w/ Guitar & Loop Station

beyond 12: reinventing the piano

beyond-12

Spotify Apple Music

《Beyond 12》是一张实验专辑,为探索一个疑问:为何两百余年来,钢琴一直服从着 12 键,从低音至高音,从左至右这样的规则?如果琴键的组合是另外一番景象,该是……

距离上次写 Otohibi 日记已时隔数月。上次的精选里,elijah 提到我由于个人原因,从 10 月期开始暂停了精选。为了弥补这些缺漏,在现在开始的约半年时间里,将会像这样不定期地更新单篇日记。

虽说是「个人原因」,也没有什么不可透露的,那就是 bing 从 12 月起彻底告别了单身,也成为了一个新晋妈妈,即将在 17 年年中迎来宝宝的降生。11 月开始,初孕的症状非常剧烈,不仅食不知味,甚至任何入口的东西又会几分钟后被恶吐出来,几乎生活不能自理的状态下,bing 请了半个月的休假,同时和 elijah 商量,暂停了精选的编辑,改做日记。

《Beyond 12: reinventing the piano》相遇于休假结束后,坐在办公室工作的午后。

刚刚恢复工作,孕期的症状中除了进食的重重障碍,对音乐的某些类型都有了些抵触,开始不愿意选择带有人声的曲单,也不愿意听任何哪怕稍显节奏感的旋律。这段时间 Spotify 里,我只得寻找一些 accoustic 或者 classical。《Beyond 12》的一曲被选入在 Spotify 的某 Piano Pickup (具体的清单名称已经找不到了m(_ _)m)当中。曲子的音调在进入耳蜗时,明显地带来了一股奇妙与清新感:音符的列队并不遵循规律,是相当有失常规的。只是,这些失常又是那么的值得理解与品鉴。直到查找她的真相时,才恍然大悟那些「失音」的用意:

For nearly 200 years the piano’s design has been exactly the same: 12 keys 7 times, low-to high = left-to-right.

But why 12..? Why left-to-right..? What if…

Beyond Twelve is a project that uses state-of-the-art physical modeling technology to break free from the constraints of this design—and the piano will never be the same again.
「超越 12」项目采用了最前沿的建模技术,打破钢琴设计的常规——钢琴将从此变得不同。

Concert pianist Aron Kallay premieres new works from eight of America’s most visionary composers, who were given two ground rules for these commissions:

1) Re-tune the keyboard, from extended just intonation to 88 equal-divisions of the octave 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1)为键盘重新调音,从有所扩展的正音调整到 88 等分的八度音阶

2) Re-map the keyboard, left can be right, high can be low; pitches need not be in order.
2)重新映射键盘,左也可以是右,高也可以是底;音调不需要是有顺序的

Beyond 12 项目的主持者 Aron Kallay 被 Over the Mountain Journal 称为「modern renaissance man」,他的演奏「纤细……每个音符听上去都是满富思索,是有生命的,值得听者的思忖」(LA Times)。

实验的设计与最终结果显得是那么轻松、怪异又不失自然、有趣。我妈妈让我这段时间多听些 Mozart,然而天才的音乐富有的那种优美、和谐让本身多倦的我总显得更加嗜睡。现代复兴者的想象实践何尝不是给宝宝更好的一句 hello 哪~

beyond 12: reinventing the piano

关于生死的游戏与妄言

Death Parade Pics - 01

 

 

现在是深夜三点二十八分,仍然没有睡意。前段时间整个人的情绪和心境安宁得有些过分,几乎感觉不到内心的波动哪怕是一点点。最近却觉得需要找个地方能让我静下来,让自己藏得太深的情绪找到一个倾泻的出口,然而我又不是个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情绪的人,想来想去,这样的出口也许只有音乐了。

《Death Parade》这部番,于我而言有种种机缘巧合。一年前心绪最不稳定的时候遇见这部番,它陪着我走过了一段并不算长却难熬的日子。一年后的现在,在我几乎已经快要淡忘掉这部番的存在的时候,网易云音乐的每日推荐又出现了它的原声曲。

阅读全文 “关于生死的游戏与妄言”

关于生死的游戏与妄言

加勒比阳光味道的 Urban Pop

Yogee New Waves-Profile
图片来自 乐队官方网站  yogeenewwaves.tokyo
新年假期后返沪的旅程被熊孩子和熊大人折磨了一路,我却意外发现了不少好歌手和好乐队。

Yogee New Waves 是以东京为中心活动的流行乐团。2013 年才出道的他们年纪轻轻,却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下写下这样的话:

はっぴいえんど、松任谷由実、山下達郎、サニーデイサービス。
これらの偉大なるポップミュージックの恩恵を受けた僕らの世代にしかできない僕らのポップミュージック。

はっぴいえんど( Happy End )、松任谷由実、山下達郎、サニーデイサービス( Sunny Day Service )。
只有受到这些伟大流行音乐眷顾和恩赐的我们这一代才能做出的我们的流行音乐。

生活在平成代的这些年轻人,用自己的音乐向昭和代的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流行乐团和音乐人做了最崇高的致敬。

阅读全文 “加勒比阳光味道的 Urban Pop”

加勒比阳光味道的 Urban Pop

据说,我住在音乐圣地

saitama

从公司下班走回家的路上会穿过车站,这里经常会看到顶着寒风歌唱的年轻人们。「武道館を目指す」(目标武道馆),手写的看牌是满满的热情。

在埼玉住过一段,才发现很多人戏称他「ダ埼玉」,用中文来说就是「我大埼玉」,或者……「土鳖玉」、「乡里玉」。说实话,身为东京都邻土的一大县,他就是显得全身上下乡里乡气。

从东京回家,最直观的感觉就是瞬间从都市下了乡里,人变得稀少,去个像样的商城也要坐个几趟车才能到。不过反之,这里的宁静会让人觉得舒心。

阅读全文 “据说,我住在音乐圣地”

据说,我住在音乐圣地

Tom 和 Jerry 的音乐故事

其实作为 90 初的我,还是很庆幸自己的童年是伴随着 Tom 和 Jerry 的追逐逗趣长大的。到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也更能够从偏技术的方面来分析这部作品。然后我发现,于我而言,这部动画成为了越来越不可超越的传世经典,对这部作品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Tom and Jerry

阅读全文 “Tom 和 Jerry 的音乐故事”

Tom 和 Jerry 的音乐故事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

高中有逛书店的习惯。因为是走读,中午也会回家午饭午休,下午骑车上学的时候,总会绕道去一家小但是全的书店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书,用来打发上某些课的无聊时间。《漫长的告别》就是这时候看到的。当时其实并不能完全理解,或许是年纪不够,对于充满酒精和雄性荷尔蒙的硬汉推理也只是懵懂,但记住了这句话:「我的胃里好像沉着一块重重的铅。法国人有一句话形容那种感觉,那些杂种们对任何事都有个说法,而且永远是对的。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点。」 对于一个以文艺自居的中二男青年,这句话成为了我似懂非懂却又深植在心里的一句所谓人生感悟。

14 年 4 月,NHK 电视台将村上的译本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将故事背景移至 50 年代的日本。特殊的时代和特殊的社会环境让这个故事有一种宿命般的无力感,却如同原著中的主人公Philip Marlowe 一般,有一种不合时宜的气质。而当我刚刚开始这部剧,不超过半分钟,就被音乐吸引住了。

大友良英
图片来源:Fabio Lugaro

阅读全文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